一晾曬池中,一根金屬管伸入水池,排放著不明來源的灰白色水,圍堰底層鋪有防滲膜。
  60多歲南陽人馬先生在宜化垃圾場拾荒多年,他說,垃圾一年比一年堆得多,每次到夏天風一刮,揚起的灰塵睜不開眼,氣味也沒法忍受。

新疆宜化化工廠北側工業垃圾還在燃燒中,空氣中瀰漫著惡臭味。
  一輛車身寫有“宏業商混公司專用車”字樣的大型密封罐車開到池邊,司機放下一根直徑約15釐米的黑膠管,一股黑色的灰粉像水一樣噴射出來,電動機通電後強大的力量使管道像扭動的蛇一樣甩來甩去,灰塵向周圍發散,黑色的塵土順著斜坡漫延開來,最後和水混合到一起。
  準東地區位於新疆北部的準噶爾盆地,號稱我國最大的整裝煤田,東西長約220公里,目前累計探明儲量為2136億噸。目前,國內幾大電力龍頭企業以及幾十家國內煤炭行業重點企業均匯聚於此,從事煤電煤化工產業開發。
  數年前該煤田的核心部分歸屬於新疆卡拉麥里山有蹄類自然保護區,區內分佈有國家重點保護的野生動物,是我國西北最重要的荒漠生態系統和荒漠有蹄類野生動物保護區。同時還擔負著遏阻新疆第二大沙漠古爾班通古特沙漠向東擴張的重任。
  在花大氣力固沙保護環境的同時,一些高能耗、高污染的企業,將未經處理的工業垃圾和生活垃圾,直接堆砌在荒漠里,大片寶貴的植被被破壞,帶來生態危機。
  現場:草木盡毀 工業廢料成堆
  11月3日,記者在知情人的指引下,從烏魯木齊出發,沿329國道,到五彩灣出口,沿途國道兩側綿延不絕的植被戛然而止,遠眺五彩灣,往來的重型車輛揚起塵灰,一座座巨型晾水塔和煙囪星羅棋佈在道路兩側,這裡是煤化工、煤制氣等產業為主的五彩灣產業園。
  吉彩路沿途有新疆東方希望的電廠和電解鋁廠,新疆宜化化工廠、神火集團等等,在東方希望電廠往西,公路兩側是一望無際的芨芨草、梭梭、駱駝刺等沙生耐旱植被,緊挨公路兩旁採取了固沙處理,知情人稱這片區域曾是卡拉麥里自然保護區範疇。
  沿途一條條用推土機新開闢的道路,與公路垂直,像葉莖一樣向保護區深處鋪展開來,記者先後沿著其中4條路駛入,所經之處草木盡毀,路的盡頭多是堆滿工業廢料。
  在離東方希望廠區西約50米一條深入保護區的沙石路,記者前進約3公里多,進入一片幾十畝的晾曬池,一根根金屬管道伸入水池,排放著不明來源的灰白的水。圍堰一側,堆積如山的大量煤渣、煤粉及已凝結堅硬的石膏泥,覆蓋了晾曬池中間大約三分之一的面積。
  記者看見有5只狐狸從廢渣經過,在池邊嗅了嗅水,接著鑽進灌木中。也能見到成群的野鹿,這些動物被傾倒渣土的大型運輸車嚇得驚慌失措。
  一輛車身寫有“宏業商混公司專用車”字樣的大型密封罐車,開到池邊,司機放下一根直徑約15釐米的黑膠管,一股黑色的灰粉像水一樣噴射出來,灰塵不一會兒形成煙霧向周圍發散,黑色的塵土順著斜坡漫延開來,最後混入水中。
  面對記者的詢問,司機不願透露所服務的企業,他說因為有污染,這裡現在不讓倒了,廠子在不遠處又開闢了一個廢料傾倒池,馬上就要建好了。
  據新疆平安網昌吉回族自治州頻道報道,昌吉回族自治州環保局執法人員與準東經濟技術開發區環保局執法人員聯合對新疆宜化化工有限公司環境違法行為進行了調查,發現該企業在廢氣、廢水、廢物處理等方面存在環境違法問題。
  報道稱,11月3日,副州長要建軍對新疆宜化化工有限公司主要負責人進行約談,要求該企業在規定期限內完成污染治理任務及建設項目竣工環保驗收,如11月底前不能完成1號機組脫硝工程建設及改正其他違法行為,應責令該企業進行停產治理。
  11月18日,記者撥通了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環保局環評處處長武新電話,咨詢所見排污現象是否合規,他說“如果你說的情況屬實,我可以告訴你,這肯定不符合規定,你可以把證據提供給我們,我們會按規定進行調查做出處理。”
  專家:保育投入和生態價值將毀於一旦
  自2005年起,為保證煤電煤化工大發展,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先後數次調減卡拉麥里山自然保護區面積,從1.8萬多平方公里縮減到目前的1.28萬平方公里,富含煤炭資源的準東地區順理成章地被調出保護區。
  據經濟參考報消息,2006年卡拉麥里山自然保護區曾申請晉升國家級保護區,但由於有煤田,升格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在公示階段就遭自治區相關部門和所在地州反對,被迫放棄。自治區林業廳一位幹部解釋說:“因為升格後,保護區就無法隨意調減了。”
  中國科學院新疆生態與地理研究所研究員楊維康,在保護區曾經開展十餘年的野生動物研究,2010年卻結束了保護區的研究工作。
  18日,楊維康以不再關註相關領域研究,謝絕了記者的採訪,他短信回覆說“準東開發區對野生動物干擾巨大,很難堅持開展系統研究工作,所以被迫放棄這塊區域。”
  雖不再從事相關研究,楊維康去年還為推動準東開發區合理開發建言獻策,他撰寫了《謹防準東地區煤炭開發導致生態災難》信息,並建議嚴格開展環境評價,建立生態補償機制;嚴明環保法令,審核地下水資源開發利用方案,堅決處罰違規企業等。他的建議得到中央領導的批示。
  中科院一位專家表示,“保護區已經千瘡百孔,國家過去20年的保育投入和生態價值將毀於一旦。”
  □新京報首席記者 陳傑 攝影報道 通訊員 李春鵬
(原標題:被工業廢渣侵蝕的保護區)
編輯:SN091
創作者介紹

秋天

nt57ntovg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